欢迎来到金陵中学!
当前位置: 校友之家  | 校友通讯  | 校友通讯81期(2014.10)
金中学子见证日本投降受审
    金陵中学还走出了许多学子,他们走出战火硝烟,最终见证了抗日战争的胜利
1、张彦:见证芷江日本受降仪式
    1945年从西南联大毕业的金中1937届校友张彦,考入美国新闻处当战地记者。 8月15日日本投降消息传来,他们奉命开往湖南芷江,以记者身份代表美新处,向全世界报道日本为在南京正式签降做准备前来洽降的重要新闻。
    张彦目睹并回忆了芷江日本受降仪式的经过: 8月21日上午,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的全权代表、副总参谋长今井武夫少将一行数人,乘带有投降标志的专机降落在芷江机场。身着土黄色军装的今井武夫走下飞机,面无表情,坐上第一辆插着白旗的吉普车,前往受降仪式的会场。会场不大,布置颇似三堂会审。“坐在上面受降的是中国和盟军美国的将领,下面则是呈上降书的日军全权代表今井武夫等人,整个仪式是在十分庄严肃穆的气氛中进行的。今井武夫呈上日军集结地区的军事地图时,十分紧张,不断用毛巾在脸上擦汗。其狼狈不堪的丑态,与他们侵略中国时的张牙舞爪蛮横霸道,形成何等强烈的对比。”
  2、朱启平:见证密苏里舰受降仪式
  193318岁的朱启平从南京金陵中学毕业。1945年9月2日,他作为《大公报》驻太平洋战区随军记者,在“密苏里”号战舰上,目睹了中国和其他反法西斯盟国接受日本投降仪式的全过程。他当即写长篇通讯《落日》进行详细报道,被称为“状元之作”,现已成为我国新闻系大学生和高中学生的教材。
    1945年9月2日上午9时10分,受降仪式在日本东京湾内美国超级战舰“密苏里”号上举行,朱启平在离日本签降代表约两三丈的地方,见证了全过程。“九时整,麦克阿瑟和尼米兹、海尔赛走出将领指挥室。麦克阿瑟走到扩音机前,尼米兹则站到徐永昌将军的右面,立于第一名代表的位置……麦克阿瑟读到最后,昂首向日本代表团说:‘我现在命令日本皇帝和日本政府的代表,日本帝国大本营的代表,在投降书上指定的地方签字’。”朱启平的这篇文章第一时间向中国、向世界传递了这一历史性的时刻,宣布了中国8年屈辱的结束,中华民族抗战的胜利。
3、赵浩生:见证日军司令南京受审
  1940年就读万县金中的赵浩生校友,在1946年8月见证了日本次级战犯谷寿夫的审判。赵浩生在回忆录《八十年来家国》中写道,日本的一级战犯在东京的国际法庭审判,次级战犯在他们犯罪的当地审判,而占领南京的日军司令谷寿夫的审判就在南京文庙的大成殿。
    他在书中回忆:审判的那天,愤怒的群众人山人海。书记官宣布被告出庭时,“一个个子不高、五十多岁、嘴上留着一撮小胡子的人走进来,他步履沉重,穿着一身破旧的日本军服,这就是谷寿夫”。法庭上,谷寿夫依然傲慢,最终被判处死刑。
  4、许传音在远东法庭上出具铁证 将战犯送上断头台
    因为拉贝日记以及东京审判,许传音这个名字逐渐被知晓。1897年,13岁的许传音到金陵中学前身汇文书院上学。他留学美国归来,南京大屠杀期间担任南京世界红会副会长,参加救助难民工作。许传音的孙女许以眉目前就住在南京,并陪伴了爷爷最后十多年的时光。昨天上午,扬子晚报记者在她家中见到了今年已72岁的许以眉老人。“日本人来之前,爷爷把我们全家都送走了,自己留下来做难民区的工作。”许以眉说。
    许传音作为当时国际红会副会长,负责组织掩埋满街惨遭日军残害的死难同胞的尸体。在当时各个慈善机构掩埋尸体的记录中,红会记录最为详细,时间、地点十分明确,其中一份记录记载许传音他们一次便掩埋了4300多具尸体,这些都成为东京审判上的铁证。法庭上面对日方的狡辩,许传音用流利的英语将日方律师伊藤反驳得无言以对。他的这些重量级证词证据最终将南京大屠杀的元凶送上断头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原载2014年9月3日《扬子晚报》,稍有改动和补充)
 


版权所有:sbf999胜博发   苏ICP备05009757号